X Close

「不離」的緣起

——計畫主持人 淑真

 

  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自二O一四年八月全面實施,至今已屆滿五年。十二年國教的推動及少子化的影響,各縣市政府皆極力推行「中輟零容忍,教育零拒絶」政策,國中學童100-103學年度的中輟率明顯減少,但中途離校學生(簡稱「中離生」)已成為未升學或未就業的「雙失青少年」主流。依據教育部99-101學年度中離生通報資料顯示,三年來合計有32,959名中離生,其中離校狀況以離校在家人數高達19,340人最多(53%);其次為已有工作7,794人,比例為(21%);離校離家者也有5,933人(18%)。「雙失青少年(失學且失業)」比例高達七成。依據教育部定義,國中小以下學生時輟時復、出席情形不穩定、長期缺曠課累計達七天以上稱為「有中輟之虞學生」;十二年國教實施之後,此類學生稱之為「有中離之虞學生」。因此,高中職端稱休學或其他原因失學者為「中離生」。

  所謂的「中離」,不該是一種據以歧視他們的標籤或印記,我視之為孩子們思索生命路徑是否轉彎前,暫時喊「卡」的過程。前新竹向陽(中輟)學園林淑卿主任就曾語重心長的說:「現在不投資中輟/中離服務,以後會付出更高的社會成本。新竹有八至九個幫派,搶人速度之快讓你難以想像,當你等兩、三年後才處理,那些青少年已經變成幫派中的菁英幹部了,甚至回頭去招攬其他青少年了。在青少年最需要建立自我認同的階段,就要立刻介入中介教育,跟幫派搶人。」

  我是個日日在教育現場拚搏的工作者,十多年的教學生涯,心情從未如這五年般沉重。五年來,我深與 Peter Mclaren 同感「猖獗的文盲現象、貧窮子弟日增的輟學率、教室暴力和絶望急驟增加」 (蕭昭君,陳巨擘譯, 2003)。這些是學生的困局,也是教師的困境。「也思服務學習團隊」將成立一個高中自學團。除此,身為教育工作者,我有自己最難忘懷的一頁——心心念念,掛在心上的,是好幾位從體制內離開的孩子。這三年來,我嘗試陪伴三位「中離生」,用一個LINE群組串連彼此的生活點滴;出其不意在深夜探訪孩子工作的便利商店;邀請孩子參加各種聚會...我發現,這樣的支撐力道,力量大過我們的想像。但是,離開學校的孩子,學習的機會難尋,最常掛在口頭上的是:「有時很希望自己跟同學一樣高中畢業,但是,我就不喜歡讀書啊!」類似的話語,讓我和未來的工作夥伴,產出了另一個教育藍圖,我暫時名之為「不離——支持中途離校學生自主學習計畫」。我們目前的構想是:招募三至五位從體制內出走的孩子,由家長與團隊老師建構一個支持系統,協助孩子發展自主學習計畫,完成高中階段的學習歷程。希望這個嘗試能為曾中離的孩子發聲——沉潛後,轉個彎,風景殊異,更具價值。

back to list

成果分享

成果分享

110學年度第一學期全國高級中等學校小論文競賽

自學團報名參賽兩組,兩組皆獲獎! 恭喜青少年!
MORE NEWS

理論與實踐

理論與實踐

覺性+彈性+韌性

覺察,是自我了解的第一步,最重要的一步, 也是個體一輩子的功課。
MORE RESULTS